韩国美女减肥操
法制網首頁>>
職業索賠人濫用權利擠占行政與司法資源
嚴格區分權利正常行使與敲詐勒索邊界
發布時間:2019-09-25 09:50 星期三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杜 曉

□ 法制日報實習生 景千姿

近日,由市場監管部門、中國消費者協會和企業代表共同參加的“職業索賠行為專題研討會”在北京舉行。

據了解,5月9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關于深化改革加強食品安全工作的意見》,提出了“對惡意舉報非法牟利的行為,要依法嚴厲打擊”;8月8日,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促進平臺經濟規范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要求切實保護平臺經濟參與者合法權益,打擊以“打假”為名的敲詐勒索行為。

相關數據顯示,近年來全國以“打假”“維權”為名發起的“職業索賠”惡意投訴舉報每年超100萬件,“職業索賠”逐漸呈現出團伙化、專業化、規模化、程式化的特征和趨勢,不僅嚴重困擾企業正常的生產經營秩序、影響營商環境,且職業索賠人濫用投訴舉報、信息公開、復議訴訟、監察投訴等權利,擠占了有限的行政資源和司法資源。

惡意差評施加壓力

威脅商家獲取利益

在一些電商平臺中,活躍著一些職業索賠人,他們通過法律和平臺賠款流程,針對商家的一些漏洞,向商家索要賠償,否則就以留言差評、舉報投訴甚至訴訟等方式施壓。

《法制日報》記者在采訪中注意到了一個特殊的商家,其商品只向電商平臺上好評率在99%以上的買家進行售賣,對于那些經常給差評的買家,則不予售賣。

這家店鋪的店主劉鳳(化名)對此也十分無奈。“開網店的,誰不想多賺一些錢呢?給自己的店鋪買家設限,就等于白白流失了很多潛在的客戶。”劉鳳告訴《法制日報》記者。

但劉鳳沒有辦法。“現在惡意差評和投訴太多了,我是做美妝代購的,尤其注重店鋪信譽,如果有一兩個惡意差評表示不是正品,我的東西就很難再賣出去了。”劉鳳說。

劉鳳還告訴《法制日報》記者,在這些惡意差評和投訴中,有一部分來自于同行競爭者的惡意競爭,還有一部分則來自于職業索賠人。他們利用美妝代購店鋪注重產品評價的特點,用差評方式威脅賣家獲得高額賠償。

“我曾經就遇到過這樣的情況,賣了一盒不到50元的面膜,最后賠了500元。那時候我剛開始做代購不久,對方給我差評直接表示東西是假的,然后私信我要求賠償,否則絕對不刪差評。差評掛在網上的那幾天,嚴重影響了我的銷量,甚至有別的顧客私信我要求退貨。無奈之下,我只能答應了他的賠償要求。”劉鳳說。

《法制日報》記者在隨后的采訪中發現,像劉鳳這樣設置買家限制的店鋪還有一些,其中大多都是代購類的商家,他們非常注重店鋪的信譽,因此用這種方式防止惡意差評。不少代購類商家認為,那些特殊的職業索賠人已經影響到了他們的正常經營。

“其實那些給差評的很少是真正的消費者,其中大多數人即使你主動與他溝通售后或是主動要求鑒定,他們也依然堅持差評,甚至直接拒絕溝通,目的就是要錢。我們賣的東西我能保證是正品,對于真正的消費者而言,他們不會一心一意只為索賠,吃一塹長一智,所以我才會給自己的買家設限。”劉鳳說。

有過兩次索賠成功經歷的賈梁(化名)對《法制日報》記者說:“消費者索賠行為本身沒有什么問題。雖然我的目的是為了錢,但既然買了商家的東西,那我也就是消費者。”

“如果商家賣假貨或者次品來欺騙消費者,那我以此來索賠也是應該的。如果他們不賣假貨,那我也不會有索賠的機會。但如果通過一些違法違規的手段索賠,肯定是不行。”賈梁說。

科學理性維護權益

維權不是侵權犯罪

對于職業索賠人的現狀,中國消費者協會投訴部主任張德志認為,消費者權益保護法開宗明義,即為保護消費者的合法權益,維護社會經濟秩序,促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健康發展。消費者為生活消費需要購買、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務,才受到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保護。

“一些職業索賠人專門盯著商品瑕疵、批量購買,甚至偽造證據對商家進行敲詐勒索,利用惡意投訴舉報作為自己牟利的手段,顯然已經偏離了立法本意和保護消費者的初衷,反而讓真正的消費維權問題得不到解決。”張德志說。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告訴《法制日報》記者,職業打假通常是利用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中的相關規定,即懲罰性賠償。在知情的情況下,購買假貨再進行索賠。1993年問世的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四十九條催生的全國首例首例疑假買假索賠案,是中國消費者權益保護史上的里程碑。

“懲罰性賠償又稱示范性賠償或報復性賠償,是指由法庭所作出的賠償數額超出實際的損害數額的賠償,因此懲罰性賠償除了具有一般的賠償損失的功能外,還有著自己獨特的功能,具體包括嚴厲制裁失信者、充分補償受害者、慷慨獎勵維權者、有效警示全行業、全面教育社會公眾、慰藉公眾心理情感等六大功能。”劉俊海說。

劉俊海認為,懲罰性賠償制度懲罰和震懾了失信企業,調動了消費者與某些不良商家開展法律斗爭的積極性,培育了一些勇于維權的消費者,維護了消費者的共益權,優化了消費環境。但各地在適用懲罰性賠償制度時對“欺詐”二字的內涵,尤其是消費者疑假買假時經營者是否存在欺詐,存在一些爭議。

據劉俊海介紹,2013年修改后的消費者權益保護法進一步繼承、堅持與發展了懲罰性賠償制度。此外,為進一步弘揚生命至上、安全至上、誠信至上的法治理念,新消法第五十五條繼承與發展了“一加一”的懲罰性賠償制度,大幅提高了懲罰性賠償力度。

“值得注意的是,懲罰性賠償制度的最終目的不是為了懲罰,而是防患于未然。疑假買假者也要學會依法、理性、科學、文明維權,不要把維權行為變成侵權行為甚至犯罪行為,包括涉嫌損害商業信譽罪,成為所謂的職業索賠人。例如,倘若買假者向法院提起天價索賠的巨額請求、但未獲法院支持,則消費者預付的巨額案件受理費亦由作繭自縛的原告自己承擔。但只要疑假買假打假行為在法律框架內進行,準確定位其法律角色,嚴格恪守法治原則、誠實信用原則,就應受到社會的尊重與肯定。”劉俊海說。

積極打擊職業索賠

自覺守法誠信經營

隨著一些職業索賠人不斷走上歧路,有關部門對其打擊治理力度也在不斷加大。

今年4月,福建龍巖一名90后男子利用廣告法限定的絕對化用語“極限詞”,對網店賣家進行惡意投訴敲詐勒索,被法院以敲詐勒索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8個月,并處罰金1.5萬元;5月,上海市金山區法院以敲詐勒索罪對一個以職業打假為名的犯罪團伙4名成員判處1年至10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不久前,浙江省嘉興市南湖區法院對陶某等3名專門在網上利用“極限詞”惡意投訴對商家進行敲詐勒索者,分別判處有期徒刑4年6個月至2年6個月不等,并處罰金。

職業索賠人不僅在線上活動,而且也在線下活動。

7月3日中午,男子李某、段某在某超市購物時與超市方發生糾紛,李某、段某稱在超市買到了過期商品,要求超市方賠償。

據辦案警官介紹,“李某、段某二人只買了一袋泡菜,因為已經過了有效期,他們要求超市賠償1000元,如得不到滿意結果則向有關部門投訴或者提起法律訴訟。”相同的情況,又在下午時出現在另外兩家超市,而買到“過期”商品的仍然是李某和段某。

中國消費者協會律師團團長邱寶昌認為,如果平臺商家能依法經營,在法律框架內進行索賠,一般也不會影響商家正常經營。如果商家在經營中確實有漏洞、瑕疵,或者存在虛假宣傳、假冒偽劣產品、侵犯知識產權等問題,有些人就會抓住這些漏洞,從索賠中牟取利益。

“從這一點上來說,消費者正當的索賠行為有利于規范商家,讓商家用更加嚴格的標準要求自己,努力做到依法經營。只要商家嚴于律己、自覺守法,就能夠避免很多問題發生。但如果索賠行為超過法律界限,構成敲詐勒索,那就必須依法嚴格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邱寶昌說。

“如果索賠額度過高,又或者利用非正常手段索賠,經營者可以拒付,并且通過法律途徑去解決問題。要區分好消費者正常行使權利和敲詐勒索之間的邊界,一旦超過這個邊界就構成敲詐勒索,會變成犯罪行為。當然,這需要司法機關來認定。”劉俊海說,保護消費者權益和優化營商環境二者應該相輔相成,不能對立起來。

責任編輯:李曉慧
相關新聞
韩国美女减肥操 黑龙江6+1 亿客隆彩票APP客户端下载 3g门户体育比分 黑龙江11选5 淘宝竞彩比分有错 怎么看新浪体育直播 棒球比分雪缘园 幸运飞艇 球探网足球场即时比分01 竞彩足球比分 山东十一选五 球探篮球比分网 河北20选5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直播 007足球即时比分网 江苏快三